文艺复兴艺术系列:大起大落的波提切利
http://www.shigecn.com   2014-07-30 19:13:17   来源:文讯网   评论:0 点击:

作为美第奇家族的御用艺术家,波提切利的作品大多数存放在原美第奇的府邸——现今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这个名字原意是“小桶”的艺术家创造了蛋彩画历史上的巅峰作品,在表现人体,尤其是女体的表达了创造现今看来最为“妩媚”的女性肢体。

  作者:未央艺阁

  【艺匠阁】维纳斯是西洋艺术上最多表现的女性。关于她的作品灿若星辰,名家大作不胜枚举。但如果让你选出其中最著名的,我想论雕塑应该是卢浮宫的镇店之宝——米罗的维纳斯,论油画可能就是波提切利的《维纳斯诞生》了。我们今天的故事,就围绕着这幅名画的作者——佛罗伦萨画派重要画家——波提切利开始。

《诽谤》-现藏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诽谤》-现藏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作为美第奇家族的御用艺术家,波提切利的作品大多数存放在原美第奇的府邸——现今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这个名字原意是“小桶”的艺术家创造了蛋彩画历史上的巅峰作品,在表现人体,尤其是女体的表达了创造现今看来最为“妩媚”的女性肢体。

  1. 和美第奇的“剪不断”

  桑德罗·波提切利,原名Alessandro Filipepi(亚里山德罗·菲力佩皮),“波提切利”是他的绰号,“小桶”(很奇怪居然有人取这样的名字)。和乔托不同,波提切利生于佛罗伦萨一个手工业者的中产阶级家庭,出师设立自己的工作室后很快得到美第奇的赏识。由于商业的发展,佛罗伦萨的中产阶级和富商开始增多,这部分人已可以完全脱离教会的约束,按照自己的兴趣发展并购买/收藏艺术,他们不仅供养了大批的艺术家和科学家,同时参与到艺术的创作中去。在当时的佛罗伦萨,能得到美第奇家族的赏识,不仅是一件荣耀的事情,同时也是艺术家个人发展难得的机遇。

  第一:给予艺术家多面的教育机会。由于政治和经济上的强势,美第奇家族不时打破各种教会和世俗政权的限制和要求。他们曾经找人翻译柏拉图的哲学,找人重新整理古希腊文学(这些在当时都是被教会禁止的),但正是这些经典著作,给了波提切利,布鲁内莱斯基,多纳泰罗,米开朗基罗等一批艺术家极大的艺术滋养。

  第二:给予艺术家自由的创作环境。商人阶层本身在艺术的品味和兴趣上就和原有教会系统有极大的差别。他们重视个人功业的宣扬,重视感官享受,重视家族的传承和脉络的延续…这些都为艺术家在宗教/神话题材之外,提供了新的创作范围(图2)。

扩大了的不同题材文艺复兴作品
扩大了的不同题材文艺复兴作品

  第三:给予绝对的经济支持。美第奇家族给供养的艺术家丰厚的资金去创造他们的艺术经典。从这幅目前仍有争议的波特切利的自画像中,我们可以略见端倪。画中,波提切利手中持“勋章”般展示的就是美第奇家族的金币,当时美第奇家族不仅给予艺术家大量资金去创作艺术品,而且每月还定期有收入给到他们。但其画像受挑战的原因在于:我们很难相信,我们很难相信艺术家愿意在自己的画像中如此赤裸的展示他们对于金钱和物质的欲望。这如同我们今天手持一沓百元大钞的“炫富照”毫无差别。

波特切利自画像
波特切利自画像

  说回波提切利,从15世纪50-80年代末,波提切利为美第奇家族床走了多幅名画,声名大噪。如1477年他以诗人波利蒂安歌颂爱神维纳斯的长诗为主题,为罗伦佐·美第奇新购置的别墅绘制了著名的《春》(The Allegory of Spring),这幅画和《维纳斯的诞生》(TheBirth of Venus)一起,成为波提切利一生中最著名也是最为世人熟知的两幅画作(图4)。同时,他还为罗马教廷创作壁画,在今天的梵蒂冈里,有他著名的《三博士来朝》(图5)

《维纳斯诞生》和《春》-波特切利,乌菲齐美术馆
《维纳斯诞生》和《春》-波特切利,乌菲齐美术馆

博士来朝-波特切利,乌菲齐美术馆
博士来朝-波特切利,乌菲齐美术馆

  2. 和美第奇的“理还乱”

  和商人为伍,风险是破产;和政治为伍,风险是身败。那么和既有钱,又有权的美第奇家族为伍,风险就是身败名裂。

  1492年,佛罗伦萨发生政治巨变,权倾一时但树敌无数的劳伦佐去世,美第奇家族遭放逐,宗教极端主义的萨沃纳罗拉掌权,但当美第奇家族卷土重来的时候,作为萨沃纳罗拉波追随者之一的波特切利的命运可想而知。他后半生声名下滑,晚年贫困潦倒,只能靠救济度日。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他不问世事,孤苦伶仃。1510年,曾经风光无限的一代艺术天才死于贫困和寂寞之中,并安葬于佛罗伦萨的“全体圣徒”教堂墓地。

  他的晚年作品《诽谤》讲述的就是这个时期的困境和无法自述的痛苦。

《诽谤》-现藏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诽谤》-现藏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作品取材于古希腊故事,整个故事被艺术家安放在一个类似舞台剧的空间里面,所有的人物从动作到神态就极尽夸张:在庄严而神圣的罗马风格大厅里,视觉中心的三个女子和一个男子,正把一位裸体男青年拖到国王面前审判。被黑色风衣包裹着的男子是“诽谤”,他的手势伸向国王,竭尽诽谤之能事;手持棍棒,揪着裸体男子的代表“叛变”,他出卖了同伴,并把他交给国王;裸体男青年是孤立无援的“无辜”,他合掌向上祈求真理能拯救他免遭诽谤的命运;后面两个女子,一是“虚伪”,另一是“欺骗”,她们俩正在为“叛变”者梳理头发;在宝座上坐着一位长着两只驴耳朵的国王,昏庸无能,愚蠢无知到极点,听信诽谤,在他两边分别是“无知”和“轻信”,不断地向他的耳朵里灌输无知和轻信;画面的另一边站着的“悔罪”,他正向着立在身后的全裸体女神,那就是“真理”,希望她能出面拯救“无辜”者。可是站立不稳的真理,手指上天,寓意告知:“对于人间的罪恶,我们只能听从上帝的指示和安排。”

相关热词搜索:文艺复兴 艺术 波提切利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杜曦云:当下中国当代艺术家能做什么
下一篇:欣赏裸体艺术是靠情欲还是依赖品味?

分享到: 收藏